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百姓声音 >> 内容

陕西榆林:神木涉煤腐败背后非法侵占为何如此严重

时间:2021/7/30 10:52:24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内蒙古、陕西是全国煤炭产量最大两个省区,煤炭行业在“高歌猛进”的同时出现“野蛮生长”,逐渐沦为腐败的温床。继内蒙古对涉煤腐败开展倒查20年近千人接连落网。而陕西西安也已开展涉腐线索倒查行动,对十九大以...

内蒙古、陕西是全国煤炭产量最大两个省区,煤炭行业在“高歌猛进”的同时出现“野蛮生长”,逐渐沦为腐败的温床。继内蒙古对涉煤腐败开展倒查20年近千人接连落网。而陕西西安也已开展涉腐线索倒查行动,对十九大以来办结的矿产领域信访举报和问题线索翻查起底,坚持行贿受贿一起查。而榆林神木涉煤腐败背后的村民又将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呢?

神木大柳塔镇三不拉村、生地峁村及麻家塔乡李家梁村、母河沟村等村民联名举报赵耀祥、乔振杰、刘水林、李明生、李刚则、李昌则、侯广生等多名不法分子,凭借其政府关系庇荫下巧取豪夺侵占农民土地,非法露天开采煤矿导致国家资源流失严重。

反腐败斗争压倒性遏制煤矿领域腐败蔓延势头,就几个不法分子侵占农民耕地就能随意露天开采吗?难道陕西监管部门形同虚设吗?神木涉煤腐败背后非法侵占为何如此严重?

B级通缉犯洗白后涉嫌非法侵占集体煤矿

陕西榆林神木大柳塔镇三不拉村白家渠小组白富宽、白智军、李改莲等近百名村民联名举报有逃犯背景的赵耀祥,涉嫌非法侵占集体煤矿。

赵耀祥曾在神木郝家壕刘昌煤业有限公司就因涉及非法盗采国有资产、非法倒卖储藏炸药雷管、非法偷税漏税、非法开采矿产资源等违法行为,被陕西省公安厅列为B级在逃通缉犯,一年后从鄂尔多斯潜逃回到陕西,通过暗箱运作将所有罪名归在刘昌一人名下,而洗白后赵耀祥却被判无罪。

赵耀祥一夜暴富就从承包大柳塔白家渠煤矿开始,在经营过程中利用村民不懂法,用部分承包费骗取了转让合同中的使用权、挖煤权而让村民蒙受巨大损失,通过不正当手段侵占集体村办煤矿的所有权。其通过暗箱操作将原本属于全体村民所有的村办集体煤矿改成了“合法”的私有煤矿,涉嫌非法侵占价值几十亿大型集体煤矿。

乔振杰等人“以租代征”涉嫌违法采矿

陕西神木大柳塔镇生地峁村石应塔宋山林等村民实名举报乌兰色太煤矿乔振杰等人毁坏植被污染环境,“以租代征”大肆侵占生地峁村耕地、林地进行私采乱挖煤炭导致国有资源严重流失。

乌兰色太煤炭有限公司是家个体煤矿企业,该矿以“煤矿采空区生态环境综合治理项目”为名在神木发改委立项后,就项目“临时用地为借口” ,石应塔组的土地被“以租代征”方式占用了,却通过了土地、林业部门的审批。其作业内容并非“综合治理采空区生态环境”立项内容,实际是将煤炭上面约五十米厚的覆盖土石挖开进行露天采煤。

该矿与生地峁村委签订租地时,其承诺按50亩煤炭利润(价值5000万元)补偿下才达成征地款每亩2万元,协议涉及197亩土地,但实际操作中侵占大量耕地、林地超过300亩,而对补偿价值5000万煤炭利润却无法兑现。同时该矿勾结部分村干部,套取了石应塔组86.68亩井田划拨给店塔镇倪家沟村王家店组。

该矿签订在2015年底挖完煤窑复坑平整绿化的协议,因部分村干部因参与其煤矿工程,漠视村集体权益及土地流失,至今六年过去了都没有复坑。

高压反腐形势下乔振杰等人就能如此轻易盘剥村民的合法利益?难道强行露天开采背后就没有幕后黑手吗?

阴湾煤矿矿长刘水林强占千亩土地非法采矿

陕西神木麻家塔乡李家梁村四门沟小组成员联名举报孙家岔镇阴湾煤矿刘水林强占耕地开采上千亩煤矿,破坏生态环境、损毁大量耕地和基本农田,与个别政府官员勾结,扰乱煤炭开采的法定审批程序。

阴湾煤矿刘水林借用“综合治理项目”的名义,向政府申请到了四块临时用地。但四门沟村小组的2369.14亩土地(其中200亩耕地)不在临时用地范围之内却也被其非法强占。在没有取得该土地使用的批复以及采矿许可的情况下,刘水林强行进行露天开采,导致环境破坏和土地资源流失。

开采证照不全也没年检本该取缔的阴湾煤矿,至今仍在经营而没被关停,神木审批部门却通过了该矿的临时用地申请,该用地不得修建永久性建筑,也不得进行煤炭开采只能进行综合治理和修复地表植被,但刘水林却圈地擅自改变土地用途进行露天开采,破坏生态环境、损毁大量耕地和基本农田属于违法行为。

资质不全的阴湾煤矿是怎么通过相关部门审批进行露天开采?神木审批部门在其中充当什么角色呢?

李明生等人转卖村办煤矿并挪用集体财产

陕西神木麻家塔乡母河沟村小组村民联名举报四门沟村支书李明生伙同李刚则、李昌则、候广生等人侵占母河沟组办煤矿,擅自将煤矿转卖牟取非法暴利,不公开账目涉嫌偷税漏税严重侵害村民合法权益。

四门沟村支书李明生等人以占51%的股份与母河沟组办煤矿负责人签定了《合股经营麻家塔乡四门沟村母河沟组办煤矿协议》,组签订协议后李明生等人却没有依照约定支付全部股金,而至今为止仅支付了一半股金就参与煤矿分到2000万红利。

依仗着神木的“保护伞”,李明生等人逐步将合作经营的事项全部掌控之其手中,不让原所有权人进行管理,更不许其他股东查账,在未经其他股东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煤矿转卖给了高登兵,将非法获利收入自己囊中。

自从高登兵等人控制母河沟煤矿后,更肆无忌弹的进行露天采挖,导致村集体的承包地被毁坏。迫于这群非法分子有黑恶势力背景,母河沟村民们敢怒不敢言。

近20年来,随着煤炭资源整合开发,榆林早已成为各方的“淘金胜地”,涌现出具代表性的就是“煤老板”。骤然暴富,让很多人迷失了方向,巨大的利益纠葛中,不少官商勾结的案件逐渐浮出水面。这其中,尚未完全公开的府谷县古城井田矿权审批案,更是刷新了官煤腐败纪录。

试问神木大柳塔镇及麻家塔乡村民的权益该如何维护?神木联名举报会不会刷新更大的官煤腐败记录呢?我们将拭目以待。

原文来自腾讯开放平台:https://page.om.qq.com/page/OwkpSc23QJ6VSbhRU5pCgeAA0?ADTAG=tgi.wx.share.message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山西新报网(www.sxxbnet.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QQ:1620855180,业务邮箱:1620855180@qq.com 京ICP备1100858号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