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聚焦 >> 内容

吉林四平:建设局和法院都在帮开发商抢钱?

时间:2015/8/15 16:39:38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核心提示:210多平米的房屋只答应给20万元拆迁补偿,遭到被拆迁户拒绝!开发商涉嫌勾结评估机构虚假评估,但是建设局却硬是采信,并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三家人的房子被强制拆除后,300多万尾观赏鱼全部死亡!...
     

核心提示:210多 平米的房屋只答应给20万元拆迁补偿,遭到被拆迁户拒绝!开发商涉嫌勾结评估机构虚假评估,但是建设局却硬是采信,并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三家人的房子被强 制拆除后,300多万尾观赏鱼全部死亡!上访告状期间,崔志文的左眼被打失明,门牙也被打掉三颗,而公安局至今也不抓打人的凶手,却扬言:“涉及到九洲公 司的事,我解决不了,累死你也告不赢,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去吧!”

本站讯 吉林省的四平市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城市,曾经以解放战争中的四战四平而闻名天下,号称“英雄城”。 至今,四平解放纪念碑还巍然矗立在市中心。崔志文的家就在这个城市铁西区的平西乡海丰六社,但是在他看来,四平好像还没有被解放,他说:在四平,开发商、某些法官和某些政府官员甚至还不如日本鬼子!他和亲属总面积210多平米的三个房子被强行拆除后,至今年过去了,他连一分钱的补偿也没有得到,还被打得左眼失明,门牙也被打掉了三颗!“这哪里是开发呀,简直就是疯狂的抢劫!”崔志文说:更不可思议的是,政府官员和法院的人居然还充当了帮凶!

         崔志文:拆迁就是“ 强盗买鸡蛋!”

    

        

在四平市铁西区平西乡海丰六社,有这样一个农家四合大院,本文的主人公崔志文和他的弟弟崔志学、姐夫王守刚就住在这个院内。为生活计,2002年,崔志文与其弟、姐夫合资搞起了庭院式观赏鱼繁殖养殖基地,并取得了铁西区工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

经过几年的摸索,养殖基地已初具规模,已经建有观赏鱼过冬的暖房、露天鱼池600多平方米,养殖观赏鱼达10余种,其中:有锦鲤、水泡眼、绒球、镏金、鹤顶红、虎头等品种。据崔志文介绍,种鱼的零售价达几千元/条,一般的幼苗观赏鱼也在13/条,是沈阳以北观赏鱼繁养的主要基地,一般年景销售额在百万元以上。2008年繁育近300万尾,其发展前景看好。

正当崔志文他们三人筹划如何大力拓展销售市场之时,殊不知,厄运正向他们逼近。

    崔志文居住的海丰六社,正位于四平市九洲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九洲公司)开发用地13#地范围内。据崔志文介绍:九洲公司在取得“四拆许字 [2007]3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后,也曾派员与崔志文等三家协商拆迁补偿事宜,但是其给出的补偿金额总计只有20万元。崔志文的住房面积是70.2平方米, 其弟崔志学的住房面积是77平方米,王守刚住房面积是56平方米,加上其他几处房屋,总面积达210多平米,而且三人都持有集体土地房屋使用证。九洲公司给出的这个补偿金额,在当地根本买不到面积相等的楼房,就是自建平房也不够用。这20万元补偿金,每户分不到7万元,如果用到一户买房,其他两户怎么办?所以,他们认为这样没有根据的一口价补偿标准无法接受。

       

               

             

在 此期间,九洲公司单方委托四平市恒兴房地产评估公司对崔志文等三家的被拆迁物进行了评估。崔志文等三家证实:该评估公司并没有到实地进行调查核实,只是根 据九洲公司提供的一些数字和图片,就做出了《房屋拆迁评估报告书》。崔志文三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看到了评估报告。他们认为该评估报告不真实,所采用的证 据是虚假的:一是王守刚的住房证上分明写出面积是56平方米,而评估报告中写出的却是无产权证房屋51.15平方米,不知评估公司从哪里弄来的这处房产加在王守刚名下;二是崔志文家大门是用铁板全封闭式的,而评估报告上明的是铁栅栏式的大门;三是评估总值为20万元多一点,这个数字与九洲公司给出的一口价相吻合,与当地实际房价不相符。于是他们建议召开听证会,听取崔三人的辩解,对拆迁物进行重新评估。但是,四平市建设局没有接受崔三人的建议,遂于200797日做出了“四建拆裁字[2007]88号行政裁决书”裁决:“四平市恒兴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所出具的房屋拆迁报告书的估价结果合法有效;由四平市建设局对崔志文等三人所使用的住房本着拆一补一的方式进行住宅楼房回迁安置,原住房面积大于楼房面积的,按单价670/平 方米进行补偿;本裁定送达后限在法定期限内,被拆迁人与拆迁人达成拆迁补偿协议,并搬迁腾出房屋,否则将申请铁西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值得一提的是,四 平市建设局并没有向崔志文等三人送达裁决书副本,九洲公司也没有与崔志文等三人签订补偿协议,四平市建设局就直接向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申请对崔三人进行 拆迁强制执行。铁西区法院根据市建设局的申请,于2007928日和2008123日分别做出了[2007]西行执审字第37号行政裁决书,准予对被执行人崔志文等三人的住房及合资兴建的观赏鱼池、附属设施强制执行。

崔 志文认为:“这起拆迁案,从形式上看有评估、有裁定,然后由人民法院来强制执行,从程序上看不出什么问题。但实际上,四平市建设局、铁西区人民法院是按照 拆迁人九洲公司的意图在运作,一致维护恒兴房地产评估公司出具的虚假报告。这如同强盗买鸡蛋一样,别说给你点钱,就是一分钱不给,这个鸡蛋必须属于我,否 则就给你的鸡蛋全部踏烂”

                政法委书记:“马上用水枪把他射下来!”

     

    崔志文回忆说:20084104点,四平市委副书记赵洪兴(现已被捕)、市委常委、纪检委书记姜焕昌(已退休)、市监察局副局长傅强(铁西区检察院原检察长)、铁西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树启等领导带领铁西区公安分局干警、铁西区人民法院法官、法警、铁西区消防大队部分干警,会同九洲公司雇用的社会人员总约300人,出动铲车、钩机消防车和救护车对崔志文等三人的被拆迁物进行强制拆迁。王守刚家的大门和院墙先被推倒,崔志文看到自己的房屋和鱼池就要被推倒时,不顾危险站房顶上呼喊, 面对此情况,铁西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树启命令消防人员“马上用水枪把他射下来”这时,崔志文三家的四合院围墙已被推倒,王守刚、崔志学家的所有家当都被埋掉,院里600平米的鱼池暖房也被推平,约300万尾鱼全部死亡。不知何原因,给崔志文家留下一间房没有推。强拆持续到当日中午才结束。这一举动引起周围数百群众围观,许多人看到房屋被推、殃及池鱼的惨烈情景,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铁西区法官:“有领导签字别管这事”

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崔志文回忆说:2008527日凌晨2点多,九洲公司副总经理林仲恩带领30多人,手持大棒和两支手枪,砸开崔的房门,冲进屋内大打出手,并用手枪顶在崔的头顶上说“你还敢住这,再不搬家就打死你” 其中一人用铁棍直戳崔的面部,崔的上唇被戳开,门牙掉了三颗,腿和头部多处受伤,左眼晶体粘糊流出,眼睛肿的看不见东西。只听到林仲恩手下的人说,“把他 火化了算了”,另一人说,“按老板说的做把他拉走”。待崔志文醒来时,他已经身处野外的一块地里。他扒开右眼,看了看周围,忍着伤痛用尽全身力气向地外爬 去,不知过了多久,他爬到了路边,听到远处有汽车开过来,在他面前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人看到崔志文后,对车内喊到“他在这呢”。然后又从车上下来两人,把崔抬到车内。有人用脚碰了碰崔的头,说“你就是不听话,这回老实了吧”崔问:“你是谁呀?”对方答 道:“我是法院执行局长吕东,你们家今天被执行了”。于是,他把崔直接送到四平市东山拘留所。拘留所冯所长看到崔的身体状况不好,就对吕东说,“放在拘留 所不妥,他死在这里怎么办?得找个医院把他伤口处理下”。随后吕东把崔拉到四平市中医院,进行简单的包扎处理。医院大夫检查后说“他的眼睛晶体坏了,如果 不住院肯定要瞎”。吕东说:“有领导签字别管这事”,就把崔送回拘留所。

   

同车一起被拉到拘留所的还有崔的表妹白淑清,白淑清说得有人护理他呀。吕问:“你是谁啊?”白说:“你不知我是谁把我拉拘留所干啥?”吕说:“你被拘留了。”白问:“凭什么?”吕说:“你在那住就违法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拘留证,指着拘留证说“你在这上面签个名吧。”白问:“你知道我是谁吗?就让我签名?”吕答:“你不是崔志文的妺妺崔淑凡吗? 少费话,让你签你就签!”就这样原本来崔家护理姨妈的白淑清,被吕东认做是崔的妺妺崔淑凡给拘留了。

晚间,拘留所值班警员来查监舍时,发现崔与白在一个监舍里,认为不妥,于是把白淑清安排到另一监舍。15日后,崔、白二人被放出,而此时的崔已无家可归了。

       公安局长:“涉及到九洲公司的事,累死你也告不赢!”

    从此之后,崔志文就走了漫长的上访之路。在吉林省公安厅办公楼前,崔头顶着条幅,不知跪了多少天,终于等来了省公安厅贺电厅长的接待。贺厅长听完崔的叙述后,责令四平 市公安局田野局长处理此事,田野局长又将此事交由铁西区公安分局纪局长处理。纪局长说:“给你100万,如果同意,我打电话让九洲公司送钱,你签字就算结案”。崔说:“这100万算什么钱呀,治我眼睛,给我镶牙也用不了这么多钱,买楼房有30万就够了。我要这些钱干什么呀”纪问道:“不要钱,你想干什么?”崔说:“九洲公司的林仲恩带人、带枪半夜到我家把我打成这样,这是刑事案子,你们得立案侦查,严惩凶手,这是钱的问题吗?那么多的鱼都死了,是100万的问题吗?我从来都没有要过钱,只要求开发商和市建设局做的合理合法,这样的要求过份吗?”纪局长说:“涉及到九洲公司的事,我解决不了,累死你也告不赢,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去吧!”

为了讨个公道,为了给他年纪已达96老母亲一个结论,崔志文一直执著地在上访,而崔老太也提着一口气在支撑着生命。她一直弄不明白,强制拆迁的那一天,当地政府官员到场那么多,怎么都对老百姓那么狠?怎么不像解放初期党的干部对待老百姓那么好呢?她在盼看到儿子脸上露出笑容的那一天。然而,59岁的儿子崔志文已经没有笑脸,现已妻离子散,连一直他抚养的老母亲无奈被他二姐走了。

如今八年过去了,至今开发商没有和崔志文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书》、没有给崔志文一分钱的拆迁补偿费没有给崔志文一平方米的房子。崔志文已经没有眼泪了。

原文网址:http://www.china-flqy.com/wqdt/show.asp?id=1896,原文标题:吉林四平:崔志文遭遇记 (作者:杜景华 作者单位:北方周末报华东周刊)本文略有修改。

   相关文章:关于九洲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四平市政府的内幕,请看《违法市政府《会议纪要》4年不能纠正》(该文原载于中国青年报),原文链接:http://zqb.cyol.com/content/2009-04/15/content_2624396.htm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山西新报网(www.sxxbnet.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QQ:1620855180,业务邮箱:1620855180@qq.com 京ICP备1100858号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