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观察评论 >> 内容

张宏良:绝不能允许各地政府突破法西斯的国家底线

时间:2022/7/20 6:08:51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整整一夜,不能入眠,从卧室到书房来回折腾,每一次进入卧室都忍不住要写些什么,可是每一次来到书房又不知道该写什么,直到天亮,愤怒始终充满胸膛。多年来我们就一直在谈底线,越来越多地在谈底线,恐怕古往今来人...

整整一夜,不能入眠,从卧室到书房来回折腾,每一次进入卧室都忍不住要写些什么,可是每一次来到书房又不知道该写什么,直到天亮,愤怒始终充满胸膛。多年来我们就一直在谈底线,越来越多地在谈底线,恐怕古往今来人们所谈的底线加起来,也没有我们中国左翼所谈的底线更多!

最初我们呼吁不能突破社会主义的底线!后来又退而求其次呼吁不要突破文明社会的底线!再后来更是退而求其次呼吁不要突破人类社会的底线!直到最近唐山几个彪形大汉围殴一个弱女子我们呼吁不要突破兽类社会的底线!而如今我们喊出了所有底线中的最后底线,就是国家治理不能突破法西斯的底线!

可就在昨天上午,郑州市便突破了法西斯底线,无数身着统一服装(身着统一服装的目的是避免在大规模围殴中误伤自己人)的彪形大汉将数千名前来银行取钱的储户围起来殴打,现场视频中显示有七八个彪形大汉将一个瘦弱男子架起来殴打。而这些储户被打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想从银行里取出他们所存的血汗钱。或许他们家里正在等着这笔钱买米下锅,或许他们在医院里垂危的亲人正在等着这笔钱救命!但无论他们想用这笔钱做什么,都不应该被人往死里打。

显然,这不仅突破了社会主义的底线,突破了文明社会的底线,甚至已经突破了法西斯的底线。德国法西斯没有对德国人民这样干过,日本法西斯也没有对日本人民这样干过。虽然德国建立过死亡集中营,但那是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结果。当时在德国人民平均只有37马克的情况下,犹太人平均超过7万马克,如此悬殊的贫富差别由此而形成了极端残酷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但是无论是德国法西斯还是日本法西斯,都没有大规模残暴毒打过本国储户。而如今中国河南郑州市这样干了!他们突破了法西斯底线!

或许那些五毛党会说,那数不胜数的打人者并不是政府组织的,而是银行组织的黑社会。这种说法很无耻很无力。一方面,银行不可能雇佣这么大规模的黑社会人员,况且还是国有银行;另一方面,如果中国真的出现了能够在光天化日之下大都市之中围殴数千储户的黑社会,那么会比军警镇压老百姓的状况还要更加糟糕。历史上能够镇压数千老百姓的军警十分常见,但是能够围殴数千储户的黑社会却前所未有。如果中国真的到了这种程度,那么这个国家和民族也就彻底完了。

昨天真是太没有底线了!恐怕连未来的历史学家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国家开银行让老百姓来存钱,存进去以后却取不出来,为什么取不出来连骗老百姓都懒得去骗,直接就把老百姓往死里整,先是由郑州市政府各部门相配合用红码把储户困在家中不能出门,在遭到全国舆论声讨和中央严禁用红码对付储户后,又直接组织无数人把前来银行取钱的储户往死里打。即便是古往今来的黑道钱庄,那些真正的黑社会银行,也没听说有这样干的。请问这还叫一个国家吗?有哪个国家这么干过?眼下斯里兰卡政府把国家搞破产了,也只是动用军警来维持秩序,而没有组织不明不白的黑道人来殴打抗议民众。

况且现代社会资本市场上的金融犯罪,本来就是政府造成的,应该政府承担责任,先把存款还给老百姓,然后政府再关上门追究责任,该抓的抓,该杀的杀,怎么能殴打取钱的老百姓呢?从中国建立资本市场那一天起我们就讲,金融诈骗和商业诈骗的最根本区别,就是商业诈骗是1对1的诈骗,可以是个人品质和企业行为决定的,而金融诈骗是对成千上万人的诈骗,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讲都是政府行为。并且包括公检法在内的整个国家管理机关,在商业诈骗和金融诈骗中的地位和作用都完全不同。在一般商业诈骗中,司法系统是打击犯罪的社会正能量;而在金融诈骗中,司法系统绝对是保护犯罪的负能量。

道理很简单,商业诈骗都是一对一的诈骗,由于信息的时滞作用,罪犯很容易逃脱,即便逃脱不了风险也很小。而金融诈骗对象是成千上万不理性的暴怒民众,如果不是坚信有国家司法系统和军警力量的保护,任何人也不敢诈骗成千上万人,因为全家被砸成肉酱的风险太大了。骗子不是土匪,绝不会去冒这种风险。人们只有在拥有强大国家力量的保护下,才敢于诈骗千百万人。所以,现代社会的金融诈骗活动永远都是国家行为。正是因为如此,在资本监管方面走在世界前列的美国,才率先把中国文革中的有罪推定原则进入美国资本市场,同时还引进新中国的干部管理制度,把时间纳入破产法,一次犯罪永不翻身。

所以从中国资本市场建立那一天起我们就呼吁实行美国的共同诉讼制度,而那些无比崇拜美国的西化改革派却坚持反对引进美国共同诉讼制度。比较中外政治制度就会发现,毛主席生前所创造的大众政治之花,已经结出了世界先进政治文明之果,形成了指引中国走出千年劫难和世界走出千年变局的唯一希望。只可惜中国几十年的反毛浪潮让中国落在了世界政治文明的后面,在世界向着更高政治文明飞跃的同时,中国一些地方却正在突破法西斯的国家底线。如果我们不能铲除郑州的法西斯势力和红码政治,中国就会陷入无边黑暗。所以我们一定要消灭法西斯,还自由于人民!

2022年7月9日

原文来自红旗网:http://www.hongqi.tv/xuehui/xuezhe/2022-07-11/25725.html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山西新报网(www.sxxbnet.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QQ:1620855180,业务邮箱:1620855180@qq.com 京ICP备1100858号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