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焦点访谈 >> 内容

突击违法迁户万余户,骗取国家补偿数十亿 广安拆迁腐败案触目惊心

时间:2021/10/24 10:34:24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湘江时报讯(记者 田英 孟飞 )日前,本网接连收到广安市枣山物流园区数十名群众的联名举报信,诉称在2013年前后修建成渝高铁广安南站及物流园区拆迁安置过程中,当地众多部门官员将其作为其个人发财致富的契...

湘江时报讯(记者 田英 孟飞 )日前,本网接连收到广安市枣山物流园区数十名群众的联名举报信,诉称在2013年前后修建成渝高铁广安南站及物流园区拆迁安置过程中,当地众多部门官员将其作为其个人发财致富的契机,互相勾结,弄虚作假拆迁补偿信息,违规违法突击迁户、分户,以此大肆搜刮民脂民膏、骗取巨额国家资金,打击报复上访群众。其中,广安市广安区枣山镇(现为广安市枣山物流园区枣山街道办事处)涉及突击违法迁户逾万户,骗取国家补偿资金数十亿元……为此,记者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深入调查和走访。

一家四人12个户 一个普通村干部替人迁户获利数十万元

据调查,2013年前后,为配合修建成都到重庆高铁修建广安南站,广安市广安区枣山镇(现为广安市枣山物流园区枣山街道办事处)9个村的田地和农房被拆迁。为了配合这次拆迁,广安市制定了统一的拆迁安置补偿政策,而且国家花费了巨额资金,目的就在于切实保障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包括过渡费、社保、房屋安置、财产及附属物赔偿等等。可是这次大面积拆迁却被当地众多官员和乡村干部视为一次个人发财致富的机会,他们利用拆迁安置补偿和突击非法迁户而大发横财。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首先调查的是枣山镇木桥村。据了解,2013年上半年在杨远生担任枣山镇木桥村党支部书记初,木桥村全村人口只有380多户,由于征地增改为700多户,可到了下半年,该村实际被拆迁安置补偿的村民却突然猛增到了1,400多户。村社与户政部门个别干部互相勾结,让所有从外村迁入木桥村的人员,每人必须缴纳上户费18,000-22,000元。而这些突击迁入该村的村民与原住民可一样享受每人70平方米的安置房和其它相应补偿款。

为方便操作,杨远生就把该村10个村民小组的公章全部收归其个人保管,随意盖章使用。有人估算,仅此安置补偿一项,杨远生为国家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达1亿多元,杨远生个人从上户费中直接获得的非法利益达200多万元。

曾任木桥村治安员和3组组长的唐银波利用自己通过“开后门”在枣山镇派出所当临时工的便利,非法迁入16户到木桥村10组,每户收取22,000元,从中个人获得非法收入352,000元。同时,这些非法迁户人员,每人还分得一套房屋,并领取村上集体款买的社保,仅此一项就导致国家经济损失1,400多万元。

不仅如此,唐银波通过三次户口非法迁入迁出的手段,为自己一家四口人,各自上了三个户口,也就是说唐银波一家四人总共就虚造了12个户口,12倍地骗取了国家的拆迁补偿。仅房屋安置补偿一项,70平方一套,12套,市场价每平方4,500元,唐银波一家套取骗取3,780,000元。

拆迁就是“唐僧肉” 不法分子沆瀣一气坑国家

时任村主任杨远生与时任村支书张洪明一手策划,将位于滴水岩处的一套70平方米的安置房安置在五保户老人陈明友名下,不久陈明友死后。二人便以五万元的价格将该套房屋转卖给了原村支书兼文书刘道福,所得款项由张、杨二人私分了。

时任村主任杨远生与时任村支书张洪明,伙同一位刘姓老板骗取国家种树款1,000多万元。

木桥村6组养殖户刘福林获得拆迁补偿300多万元,该款项由刘福林和拆迁办官员私分。

岳池县一位杨姓老板到木桥村传播种菜技术和卖豆腐生意,其搭建的牛毛毡棚被拆迁时获得国家补偿款300多万元,其中一半被村干部私吞了。

同时,时任村主任杨远生与时任村支书张洪明弄虚作假,给本村村民刘德林搞了一个养猪场,给一位姓杨的外地私人老板搞了一个豆腐坊,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300多万元。

该村第10村民小组组长李有相利用职权将本不在拆迁范围的女婿唐建华一家6人全部从广门乡迁入到木桥村10组,并非法获得安置房210平方米,土地补偿费3.6万多元,养老保险费4万多元,造成国家直接经济损失80多万元。骗得国家补偿和社保后,唐建华一家6人又立即将户口从枣山镇木桥村重新迁回原籍广门乡。

特别严重的是,李有相的女婿唐建华勾结不法官员,利用自家的烧腊房冒充冷冻库,骗取国家补偿金600多万元,实际上唐建华个人从中获得300多万元,其余的全被不法官员分赃。

唐建华利用不法手段骗取的巨额国家拆迁补偿款,在广门乡修建了四通两座四楼一底还有地下室的大院住房及1,000多平方米的钢棚房,以此冒充养殖骗取国家补助和补偿资金。

此外,还有沟渠、河道、水井、石桥、条石、堰塘、果树、村委会办公室等众多项目及其附属设施补偿款都被杨远生、李有相等村组干部贪污侵占。

另据了解,杨远生与枣山镇书记李小林、镇长肖树平,以及园区的个别领导还控制了拆迁建渣的处置项目,从中牟取巨额非法利益。

政策是摆设利益是纽带 安置补偿有亲疏

虽然村上的新老干部们之间也有存在不少矛盾,但是在拆迁安置补偿这件事上,历任村干部,却基本能做到互相贪污,互相包庇,互相掩护,利益均沾。原村支书兼文书刘道福就曾安排李有相拿出20万元去打点园区领导。

当然,为了贪污和诈骗更多的钱,而且“吃得稳”,这些村干部也没少给园区和镇上的干部们进贡,于是他们变互相勾结,以至于当地老百姓怎么告状也告不准。

李有相曾亲自将20万元现金贿赂给园区干部,自然在拆迁过程中被占土地和房屋多量多算等便宜她自然也就没少占。

李有相及其儿子的房子在丈量过程中,本来只有100平方米的房子却最终按400平方米房屋获得超四倍的安置补偿。

原村支书郑安红,家中10人,自由房屋长三间,两楼一底,获得安置房7套,还有现金补偿100多万元。

村干部唐作文请拆迁办的人“进馆子”(酒店宴请)并当面送现金50万元,后获得拆迁补偿100万元。

原村支书兼文书刘道福私下给了拆迁办不少好处,后超额获得4套安置房,还有80万元的补偿款。

曾任村治安员和3组组长的唐银波,将自家4个人分立了4个户,从而获得12套安置房,分别位于广安三中、旭岩、滴水岩等安置小区。

原村支书张洪明,现任村支书杨远生,两人分别在广安城南中桥枣山万贯集团买有门市15-16套。另张洪明在成都还买有两套商品房。

据不完全统计,广安市广安区枣山镇木桥村党支部书记杨远生、10组组长李有相等人贪污国家财产2,000余万元,国家遭受经济损失3,000余万元。

因亲人上访残疾人低保资格被取消 镇长:钱用光了就不上访了

对于村干部的违法行为,木桥村10组村民袁昌良对村干部不召开群众大会就拆迁提出质疑。同时,对当地村镇个别干部在拆迁中的不法行为向区、市、省、中央等党政相关部门逐级进行了实名举报。对此,当地村镇个别干部对袁昌良恨之入骨,并对其实施打击报复。

在拆迁安置过程中,对袁昌良家的房屋、土地明显存在少量、少补和漏补的现象。更恶劣的是,袁昌良大儿子袁道平一家四口均为残疾人,本来政府給予了三个人的低保指标。但因袁昌良被称为村社干部的眼中钉后,当即停发了袁昌良大儿子袁道平一家三个残疾人的低保生活补助费,至今仍没有恢复其低保待遇。

“我向上级部门实名举报了杨远生、李有相等村社干部在拆迁中贪赃枉法、骗取和贪污国家拆迁补偿款等行为,枣山镇纪委得到消息后就向杨远生透露了消息,杨远生就把我儿子喊道他面前说:‘你老汉(父亲)又在告我们的状了哦,这回你那低保恐怕是保不住了!’”袁昌良告诉记者,不仅是,枣山镇纪委干部为被举报人通风报信,枣山镇镇长肖素平还直接指点杨远生:“你就把他(袁昌良)儿子三个人的低保生活补助费停了,他只能往省上和中央跑,把他那两个钱跑光了,他就再也跑不动了!”

诚如肖素平所言,袁昌良等群众向当地政府反映的问题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他们唯一的希望就只能是向省上和中央举报。

据当地群众讲,在袁昌良等众多群众不断向中央和四川省相关部门举报后,广安市纪委曾经把杨远生等进行了隔离审查,可是半个月后杨远生又回到了村里,而且还依然当他的村支书。

回到村里,杨远生神气地向他的同伙们吹嘘说:“我在纪委关了半个月时间,又挨了打,打得我尾椎骨现在还在痛,并叫我把钱退出来,咋可能?他们打死我都不会承认的,也不会退钱,更不会连累朋友的,充其量我一个人顶着多坐几年牢,出来了依旧是好汉!”

至今,杨远生等人的嚣张气焰不知为什么不减反涨,对反映问题群众的打击报复力度也更大。

2021年8月16日,就在新闻媒体到当地采访期间,杨远生个人的保镖、木桥村党支部副书记刘龙兄弟俩在该村集中安置房石谷梁子社区大门口大骂并几欲动手殴打袁昌良,二人指着袁昌良的鼻子说:“你娃若再到处去告(状),老子就直接弄死你!”

老子上访儿连坐 现役军人妻儿上不了户

与袁昌良一样被受打击报复的还有木桥村二组村民刘德田一家。其独子刘红林作为现役军人,2013年7月与广安区广门镇方墩村女青年李红川结婚(2013年11月木桥村二组开始拆迁),至今结婚8年多了儿媳妇李红川连同其婚后生育的两个小孩,依然没有如愿迁户到夫家所在的木桥村二组,作为军属,丈夫在外保家卫国,户籍迁不到夫家,孩子读书,照顾年老的丈夫父母也成了具体问题,当然就更没有享受到相应的拆迁补偿待遇了。

为了儿媳和两孙女的入户及安置补偿问题,刘德田先后多次到镇、区、市、省的政府、公安、信访、纪检,甚至到北京上访,但是至今始终问题得不到解决。期间,在北京上访过程中,广安驻京办的“邓局长”等诓骗刘德田说,他们是专程来接刘德田回广安解决问题的,只要一回去,政府及马上给她解决问题。可是,当刘德田一回到广安,枣山园区某局的曹局长、镇副书记陈燕、李建强等就将其强行带到枣山派出所,众多民警提着手枪和手铐,恶狠狠地说:“不管你那么说,我们就是不得解决,我们也解决不到你的问题!”

虽然刘德田8年多来一直从未间断地为此上访维权,其间还有儿子刘红林所在部队和广安市武装部也曾向当地有关部门发过公函,要求按政策给予解决,以维护现役军人家属的合法权益。但是,因为在当地某些当权者的眼中,刘德田就是一个专门跟村社干部作对、揭短的“刁民”,他们非但不解决问题,反而威胁说:“你就是告到中央,最后解决问题的还不是靠我们?!即使说你刘德田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你儿媳妇还在当地生活上班,孙子还要上学,这些难道我们就管不了啦?还有你儿子总不能当一辈子兵吧?以后他复员转业到地方总还得求我们不是?”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刘德田的遭遇其实不是个案,当地很多群众反映他们正常婚娶、婚育生子到派出所上户,往往都需要缴费,标准是每上一个人的户口一万元。

然而,与刘德田儿媳、孙子等正常婚娶和婚育生子一直上不了户口的情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本组一位名叫刘贵玲的女子本已出嫁到重庆,却在户口早已冻结的情况下,于2013年11月15日将其夫妻二人的户口从重庆返迁回木桥村2组,并如愿获得国家相应补偿后,又立即变卖了刚获得的70平方米安置房,并将夫妻两人的户籍再次重新迁回了重庆。据知情人透露,为办成此事,刘贵玲家人曾在广安思源广场,包租了一只游艇请派出所田某某所长等人嫖娼、跳艳舞,还送给了对方10多万元的礼金。

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记者发现广安南站建设中涉嫌拆迁腐败的背后牵涉面很广,涉案人员多,情节十分恶劣,社会影响极坏。对此,本网将继续跟踪报道。

原文来自湘江时报:http://www.exjtimes.com/a/fazhi/1814.html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山西新报网(www.sxxbnet.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QQ:1620855180,业务邮箱:1620855180@qq.com 京ICP备1100858号
  • 新闻联盟成员